欧洲杯推迟|转播、赞助、基建……欧足联“割肉血亏”

daihao 374 2020-04-08 01:46:53

原标题:欧洲杯推迟|转播、赞助、基建……欧足联“割肉血亏”

17日晚,欧足联正式宣布,欧洲杯推迟至2021年夏天。

欧洲杯改期是为了避免疫情影响,但无可挽回的是,一个迟到的欧洲杯注定会给置身其中的各方带来经济上的影响——而具体的亏损数字,至今没有任何机构敢准确给出。

万般无奈,只能延期

本月初欧足联年度大会刚刚在阿姆斯特丹召开,会上欧足联公布了其在2018-2019年赛季总收入,38.6亿欧元的总收入创造了历史新高,比去年同期增长了38%。

此间,欧足联主席切费林甚至骄傲地拿欧足联和国际足联以及国际奥委会进行了比较,宣称这一个四年周期中欧足联150亿欧元的总收入差不多是另外两大组织的两倍……

欧足联旗下赛事的吸金能力可见一斑,也正因为这样一个原因,欧足联此前对欧洲杯是否改期迟迟没有定论。

值得一提的是,刚刚确诊染上新冠病毒的瑞士足协主席布兰克出席了不久前的这次会议,看上去新冠病毒已经无处不在……

按照医学专家的预测,疫情短期内很难得到缓解,5、6月份在欧洲可能依旧处于高峰期,这意味着继续按照既定赛程举办欧洲杯会是一个灾难。可以说,万般无奈之下,欧足联这才决定去寻求一个折中的解决办法——延期比赛。

欧足联收入主要来源于旗下赛事,其中包括欧洲杯、欧冠、欧联和欧国联,根据往年的收入分析,大赛年欧洲杯为主的国家队赛事收入可以占到全年收入的一半左右。

2011-2012赛季,欧足联总收入接近28亿欧元,国家队赛事收入超过14亿;2015-2016赛季收入超过45亿,其中国家队赛事收入近22亿;而在没有欧洲杯的年份,国家队赛事收入只占到全年收入的1/5(以2018-2019赛季为例)……

伴随着扩军以及历史性地由11国一起举办,此前欧足联对于2020年欧洲杯的收入预估超过25亿,比4年前的法国欧洲杯多出6亿。

展开全文

转播商成本大幅增加

洞悉了欧洲杯如此“值钱”之后,我们有必要了解一下欧洲杯到底能够带来哪些收入?

根据惯例,赛事主体收入包括电视转播、赞助商、衍生品销售、门票收入几大来源,而由赛事带动的旅游等相关产业同样能在一届大赛中赚得盆满钵满。如今赛事延期,一切还会顺理成章吗?

往届赛事的经验来看,转播权(达到总收入的6成以上)和赞助收入(约2成以上)占据了大头,在距离欧洲杯原定开幕时间只有两个多月的情况下,围绕转播和赞助的相关合约其实早已签订完毕,一旦比赛时间更改,针对B端产生的合作肯定会有所影响。

深耕体育营销和经纪领域的国内公司度势体育就表示,欧洲杯依然是个金字招牌,但疫情这种不可抗力会带来许多变数, “从赞助角度看,延期会增加相关企业的成本,毕竟为了准备欧洲杯,在这个时间点上,先期的很多人力、物力已经投入进去……”

欧洲杯延期会让原有的赞助合同做出调整吗?度势体育方面认为很难给出判断,“但从企业的角度,把相关预算从今年夏天叠加到明年,并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欧洲杯是一个宣传推广产品的平台,是一个引爆消费的事件,但不是说不举办欧洲杯,企业就不销售产品了,(这个自然年没有欧洲杯)肯定会选择其他的爆点。”

电视转播层面也存在相似的问题,“一个档期内的采买很早以前就已经确立,如果临时调整,转播商肯定也会承受压力,一些连带的自制内容也要叫停。”

赞助商可能选择离开

国内知名体育咨询公司CEO张庆对此也表达了自己的看法。在他看来,就商业合同而言,如果欧洲杯延期,合作伙伴尚未对权益进行“消费”,那么存在中止或者进一步谈判的依据和可行性,而转播商和赞助商可能面临的问题也不尽相同。

“通常情况下,欧洲杯是一个稀缺资源,具有不可替代性(2016年欧洲杯,全球电视观看人数突破了20亿,中国央视收视率较四年前增长21%),转播商因为延期就不再转播欧洲杯的可能性不大。当然,此前的推广和相关节目制作同样会带来成本上的增加。”

至于赞助商层面,张庆表示: “如果是一个长期合作伙伴,继续履行或者调整合同是大概率事件,不会就此(和欧洲杯)分道扬镳,但如果是短期赞助行为,不排除赞助商抽身的可能性……”

很显然,欧洲杯延期,欧足联和其合作伙伴都将面临考验,而在当下这个节骨眼,各方还处在观望中。

澎湃新闻记者和相关国内企业进行了联系,作为欧洲杯的国内新媒体版权拥有者,爱奇艺目前表示需要等待后续;盛开体育承担着欧洲杯几个国内赞助商(海信、支付宝、蒙牛)的服务以及大中华区的官方票务款待,也在观望之中。

主办国前期投入打水漂

值得一提的是,除了欧足联,过去凭借欧洲杯这块香馍馍,主办国同样获益良多。

以2012年欧洲杯为例,波兰新增了约3万个就业岗位,乌克兰的数字为6000个。此外,旅游业为波兰带来了1.94亿欧元收入,乌克兰为1.52亿。

2016年法国世界杯更加夸张,法国智库体育法律与经济中心透露,因为欧洲杯扩军、场次变多,东道主法国的收入达到了惊人的13亿欧元……

事实上,疫情出现前,2020欧洲杯给予了所有人更大的想象空间。

去年夏天欧洲杯开售后第一个小时内就卖出了30多万张,2019年6月到2019年7月的第一个销售窗口,就收到了1930万张门票申请,打破了2016年的1100万张纪录。

那么对于主办国而言,最大的问题在哪里?度势体育认为东道主针对欧洲杯的基建、宣传推广 、人力团队搭建都已经花费不菲,延期意味着很多投入打了水漂:

“赛事推迟,你必须再次投入,对于牵扯其中的大大小小的企业、供应商而言,还存在账期问题,如果一些资金牵扯到贷款,问题更加复杂……”

此间,度势体育表示,即使疫情结束后,东道主重新筹备赛事,恐怕在卫生安全方面的支出也会大大超过往届。”

单以俄罗斯为例,圣彼得堡将举办3场小组赛和1场1/4决赛,俄罗斯政府在相关设施和活动上的基本预算达到了35.4亿卢布(约5730万美元)……

除了投入需要追加,这个夏天原本可以通过外国观众和游客带来的周边收益也就此作罢,希望只能留到重新确定的赛事周期中。

超负荷运转的球员

可能有人会想到,只要欧洲杯不被取消,票房以及周边收入依然成立,只是早到或者晚到的区别,张庆表示需要综合考虑。

“疫情后球迷的观赛热情和旅游热情到底如何?现在你无法给出结论,可能出于安全考虑,很多人依然愿意待在家里,也可能呈现一种爆发式的增长。”

相较东道主而言,张庆更担心那些围绕旅游、观赛产生业务的企业,毕竟11国一起举办欧洲杯分担了意外造成的风险。

“赛事延期,球票可能可以做退款处理,但作为企业承担了大量的机票、酒店的预订,按照惯例,需要提前支付一定数额的订金,这是一笔已经花出去的费用,能否找到一个妥善处理的渠道呢?”

总而言之,延期后的欧洲杯让这项赛事的60周年华诞变得充满猜测,除了可以预见的问题,欧洲杯与俱乐部比赛或者2022年世界杯时间过于接近也有可能造成商业资源上的分流,一届最赚钱的欧洲杯很可能面临“贬值”。

当然,疫情之下,与全球公众的安全与健康相比,足球不再是最重要的事情,欧洲杯的延期是目前最合理也最具操作性的方案。

此间,《体坛周报》总编辑骆明认为延期带来的损失依然可以承受,“对于东道主来说,因为历史上第一次那么多国家一起来举办欧洲杯,各自面临的问题小了很多,相当于化解了风险。”

“对于欧足联来说,一直以来财务比较较健康,他们不只有欧洲杯,还有欧冠等俱乐部核心赛事,(欧洲杯)收入上即使受到影响不至于带来更大的打击,这一点欧足联优于国际足联和国际奥委会……”

关于隐忧,骆明倒是提到了球员,“欧洲杯延期,下个赛季的赛事会非常频密,球员将处于超负荷运转中 ,实在太累了。”

(本文来自澎湃新闻,更多原创资讯请下载“澎湃新闻”APP)

责任编辑:

上一篇: 曼联或因联赛停摆因祸得福,4000万可签德甲兽腰!他可接班马蒂奇
下一篇:返回列表
相关文章
返回顶部小火箭